<samp id="sk0es"></samp>
<samp id="sk0es"><sup id="sk0es"></sup></samp>
<code id="sk0es"><samp id="sk0es"></samp></code>
<menu id="sk0es"><xmp id="sk0es">
<samp id="sk0es"><acronym id="sk0es"></acronym></samp>
<tt id="sk0es"><rt id="sk0es"></rt></tt>
<menu id="sk0es"></menu>
<samp id="sk0es"></samp>
<samp id="sk0es"><sup id="sk0es"></sup></samp>
<code id="sk0es"><samp id="sk0es"></samp></code>
<menu id="sk0es"><xmp id="sk0es">
<samp id="sk0es"><acronym id="sk0es"></acronym></samp>
<tt id="sk0es"><rt id="sk0es"></rt></tt>
<menu id="sk0es"></menu>
亚洲国产精品人久久电影_中文字幕一区日韩在线视频_vps私人国产一级毛片影院_99久久免费国产精品热
廣州翻譯公司-深圳翻譯公司
廣州翻譯公司 深圳翻譯公司 新譯通翻譯公司 上海翻譯公司-北京翻譯公司 深圳翻譯 廣州翻譯 繁體翻譯

  專(zhuān)業(yè)翻譯
  翻譯服務(wù)
  翻譯語(yǔ)種
  翻譯報價(jià)
  品質(zhì)保證
  支付方式
  客戶(hù)須知
  翻譯流程
  特色服務(wù)
  成功案例
  聯(lián)系方式
  友情鏈接
  翻譯博客
翻譯領(lǐng)域
翻譯領(lǐng)域:建筑翻譯 標書(shū)翻譯 俄語(yǔ)翻譯 汽車(chē)翻譯 機械翻譯 合同翻譯 金融翻譯 證件翻譯 化工翻譯
翻譯語(yǔ)種

翻譯語(yǔ)種英語(yǔ)翻譯 日語(yǔ)翻譯  法語(yǔ)翻譯 俄語(yǔ)翻譯 德語(yǔ)翻譯   韓語(yǔ)翻譯 西班牙語(yǔ)翻譯 意大利語(yǔ)翻譯 其它小語(yǔ)種的翻譯

 

 

 

新譯通翻譯公司強大的技術(shù)支持
    

新譯通專(zhuān)業(yè)翻譯公司 上海翻譯公司  北京翻譯公司

 當前位置:翻譯公司首頁(yè)>>新聞中心>>正文

英語(yǔ)比較結構的功能句法分析

 
 
1 導言

在國外的學(xué)術(shù)界,著(zhù)名學(xué)者的同事、學(xué)術(shù)朋友、學(xué)生或崇拜者會(huì )在特別的時(shí)候為這位學(xué)者編紀念論文集(festschrift),以表示對他的敬意;這類(lèi)論文集的論文通常由這位學(xué)者的同事、學(xué)術(shù)朋友、學(xué)生、崇拜者等撰寫(xiě),論文集要么直接在標題上點(diǎn)明是為某人而編(如:Greenbaum,
S., G. Leech, and J. Svartvik (1980) (eds) Studies in English Linguistics
for Randolph Quirk. London: Longman),要么在副標題上說(shuō)明為某人而編(如:Hoey, M. (1993) (ed)
Data, Discourse and Description: Essays in Honour of Professor John Sinclair.
London: Collins; Cook, G. and B. Seidlhofer (1995) (eds) Principle and
Practice in Applied Linguistics: Studies in Honour of H. G. Widdowson.
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)。出這樣的紀念文集通常都有一個(gè)"理由"(如某人XX大壽,或退休,或慶祝XX活動(dòng),或有其他特別的原因)。例如系統功能語(yǔ)言學(xué)創(chuàng )始人M.
A. K. Halliday要退休時(shí),他的同事、學(xué)術(shù)朋友、學(xué)生、 崇拜者便著(zhù)手為他編五冊紀念論文集,即(1)Steele and Threadgold
(1987), Vol. 1 and Vol. 2., (2) Hasan and Martin (1989), (3) Fries and
Gregory (1995), (4) Berry, Butter, Fawcett and Huang (1996)。在國際應用語(yǔ)言學(xué)界,像J.
Mch Sinclair, H.G. Widdowson, C. Candlin, M. Hoey等等人也都有人為了表示對他們的敬意而編輯紀念論文集獻給他們。

廣東外語(yǔ)外貿大學(xué)的學(xué)者為桂詩(shī)春先生編輯紀念論文集,以表示對桂先生在語(yǔ)言學(xué)與應用語(yǔ)言學(xué)方面所做出的貢獻的敬意,這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。就桂先生在國內外的學(xué)術(shù)地位和學(xué)術(shù)影響而言,這樣的專(zhuān)集早就應該出版。我能有機會(huì )為這個(gè)專(zhuān)集獻上一篇習作,感到十分榮幸。我要感謝紀念文集編者給我這個(gè)機會(huì )。
在此之前我曾兩次為我所敬仰、崇拜的師長(cháng)的紀念論文集獻上習作。第一次是1994年,所寫(xiě)的Experiential Enhanced Theme
in English獻給M. A. K. Halliday (見(jiàn)Berry, Butler, Fawcett and Huang, 1996:
52-112), 第二次是三年后的1997年,所寫(xiě)的《從方式原則看廣告語(yǔ)篇中的語(yǔ)碼轉換》(見(jiàn)黃國文、張文浩 編,1997,第240-252頁(yè))獻給了王宗炎先生。該論文集是為了慶賀王宗炎先生85壽辰及從教55年而特編的。這一次獻給桂詩(shī)春先生的習作是1997年的三年后,是一次令人高興的巧合。
我在廣外工作期間曾先后兩次正式修過(guò)桂詩(shī)春先生講授的五門(mén)課,課程的名稱(chēng)分別是:英語(yǔ)詞匯學(xué)、應用語(yǔ)言學(xué)、普通語(yǔ)言學(xué)、心理語(yǔ)言學(xué)、實(shí)驗設計與統計學(xué)。雖然我不是個(gè)出色的學(xué)生,但也從桂先生那里"騙"走了這些課的學(xué)分。不過(guò),我覺(jué)得我從桂先生那里學(xué)到的東西遠遠不止限于他的講課和他所發(fā)表的學(xué)術(shù)論文和所出版的專(zhuān)著(zhù)(見(jiàn)陳建平
1998:30-32);在有幸與他在一個(gè)系工作的十余年里,桂先生的"為人"和"治學(xué)"深深地影響了我。我想,先生的學(xué)術(shù)思想影響的不僅僅是我們這些有幸親耳聆聽(tīng)他的教誨的人,而是整整一代人,一代有志于把應用語(yǔ)言學(xué)的理論與中國的教學(xué)實(shí)踐結合起來(lái)的千千萬(wàn)萬(wàn)中國外語(yǔ)教師。

最近幾年來(lái)本人的研究興趣主要在系統功能句法(見(jiàn)黃國文 1998a, 1998b, 1998c, 1998d, 1999, 2000),這篇習作是這個(gè)研究課題的一部分。本文準備討論的是英語(yǔ)比較結構的功能句法分析,主要目的是試圖從一個(gè)新的視角對一個(gè)舊的題目進(jìn)行探討,從而證明功能句法分析有助于我們對一些熟悉的結構重新審視。
一般的語(yǔ)法書(shū)(如Close 1975, Quirk et al 1985,張道真 1980)在討論形容詞和副詞時(shí)都會(huì )論及到這兩個(gè)詞類(lèi)的比較級問(wèn)題,并認為由than和as
引導的從句是狀語(yǔ)從句的一種。我國出版的大多數語(yǔ)法書(shū)也采用這種觀(guān)點(diǎn)。根據這種做法,下面例(1)和(2)中的斜體部分是狀語(yǔ)從句:

(1) George is quicker than I am. (Close 1975: 62)
(2) He worked as fast as a skilled worker. (張道真 1980:493)

Quirk 等(1985)雖然沒(méi)有明確說(shuō)上述這類(lèi)例子中的斜體部分是狀語(yǔ)從句,但他們認為than-結構和as-結構是從句這一點(diǎn)是無(wú)疑的(見(jiàn)Quirk
et al 1985:1127 - 1146)。
本文準備討論的問(wèn)題是:① 把例(1)和(2)中的斜體部分看作是狀語(yǔ)從句是否合適?② 例(1)中的形容詞比較級形式er與后接的than I am
之間存在什么關(guān)系?③ 例(2)中的第一個(gè)as與as a skilled worker之間的關(guān)系又是如何?本文的理論基礎是系統功能語(yǔ)言學(xué) (Halliday
1994; Fawcett 1974-76/1981, 1995, in press; Bloor and Bloor 1995; Downing
and Locke 1992; Lock 1996; Thompson 1996),句法分析所遵循的原則是"形式是意義的體現"(黃國文 1998a,
1999)。


2 比較結構的初步句法分析

Quirk 等(1985:1144-1146)指出,對含有比較結構的句子目前有兩種分析。第一種是傳統的分析法,把比較從句當作狀語(yǔ)(A - Adjunct,
如下面例(3)中的than Bill is),把"比較成分"(comp-element, 如下面例(3)中的more intelligent)當作主語(yǔ)補足語(yǔ)
(Cs - subject Complement):

S V Cs A
(3) John is more intelligent than Bill is. (Quirk et al 1985: 1144)

第二種分析法是把比較從句連同其前面的比較項(comparative item,如例(1)中的-er和例(3)中的more)當作是程度修飾語(yǔ)(degree
modifier)。按照這一觀(guān)點(diǎn),下面例(1a)、(2a) 和 (3a)中的斜體部分就是這種程度修飾語(yǔ):

(1a) George is quicker than I am.
(2a) He worked as fast as a skilled worker.
(3a) John is more intelligent than Bill is.

至于比較項與比較從句之間的關(guān)系,Quirk等是這樣說(shuō)的:比較從句充當比較項的補足成分。具體地說(shuō),在例(1a)中,than I am 充當-er的補足成分,在例
(2a) 中,as a skilled worker充當它前面的as 的補足成分,在例(3a)中,than Bill is 是more 的補足成分。
根據這個(gè)分析,比較成分(如例(1)中的quicker, 例(3)中的more intelligent)和比較從句都不單獨充當句子的直接成分,而是兩者結合在一起時(shí)才擔任句子的直接組成部分。例如:

(3b) John is more intelligent than Bill is.
S V Cs
(1b) George is quicker than I am.
S V Cs

Quirk等(1985:1145)對例 (3b) 中的主語(yǔ)補足語(yǔ) (Cs) 中各個(gè)部分之間的關(guān)系是這樣分析的:

比較成分 比較從句

more intelligent than Bill is

前置修飾語(yǔ) 中心語(yǔ) 前置修飾語(yǔ)的補足成分

中心語(yǔ)的程度修飾語(yǔ)

按照Quirk等(1985:1145)的觀(guān)點(diǎn),上面例 (1b) 中的主語(yǔ)補足語(yǔ)可以這樣分解:

比較成分 比較從句

quicker than I am

詞根 (quick) 后綴 (-er) 后綴補足成分

中心語(yǔ)

Quirk等(1985)對英語(yǔ)的比較結構所做出的句法分析比傳統的分析要深入和細致得多。它對于探討比較結構中各個(gè)成分之間的語(yǔ)義關(guān)系會(huì )帶來(lái)很多啟發(fā)。但是,我們認為,對英語(yǔ)比較結構的研究還可以深入,有些問(wèn)題還可以進(jìn)一步探討。


3 as-從句和 than-從句的性質(zhì)

如前所述,很多語(yǔ)法學(xué)者(如Close 1975, 張道真 1980)都認為例(1)和(2)中的as-從句和than-從句是表示比較的狀語(yǔ)從句,即"比較狀語(yǔ)從?quot;(adverbial
clause of comparison)。
在對從句的宏觀(guān)分類(lèi)上,黃國文和肖俊洪(1996)沒(méi)有根據從句在小句中的語(yǔ)法功能(如主語(yǔ)、賓語(yǔ)、定語(yǔ)、狀語(yǔ)等)把從句分為"主語(yǔ)從句"、"賓語(yǔ)從句"、"定語(yǔ)從句"等,而是從從句與句子其他成分之間的關(guān)系角度把英語(yǔ)的從句分為三大類(lèi),即小句成分從句(clause
as clause clement),短語(yǔ)(詞組)成分從句(clause as phrase/group clement),獨立成分從句(clause
as independent element)。他們把傳統語(yǔ)法書(shū)中所說(shuō)的比較狀語(yǔ)從句當作是短語(yǔ)(詞組)成分從句。這種做法是基于這么一個(gè)認識:像例(1)和(2)中的從句并不充當小句的直接成分,而是用來(lái)修飾或說(shuō)明短語(yǔ)(詞組)并與短語(yǔ)(詞組)一起充當小句成分。⑴

把傳統語(yǔ)法所說(shuō)的比較狀語(yǔ)從句當作短語(yǔ)(詞組)從句,而不是小句成分從句,這表明了作者對這類(lèi)小句的性質(zhì)有了與很多傳統語(yǔ)法學(xué)者不同的看法。
根據黃國文和肖俊洪(1996:179-180)所提出的分析方法,例(1)中的George is quick和例(2)中的He worked fast
是主句(他們稱(chēng)為"母句" ---- matrix clause),-er than I am和as … as a skilled worker是從句。這種分析法的優(yōu)點(diǎn)是把more(或-er)和as
與than-從句和as-從句之間的結構關(guān)系明確表示出來(lái),但缺點(diǎn)是沒(méi)有揭示more(或-er)… than-從句或as …as-從句與形容詞(或副詞)之間的結構關(guān)系。
根據章振邦等(1997:1442-1443)的觀(guān)點(diǎn),例(1)中的than I am修飾其前面的-er, 例(2)中的as a skilled
worker修飾其前面的as。這種做法與Quirk等(1985)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一致的。他們這種分析法的優(yōu)點(diǎn)在于把比較從句看作是修飾成分,而缺點(diǎn)則是:一方面他們把
-er(或more)和as當作帶修飾成分的核心,另一方面又沒(méi)有把這個(gè)核心成分與小句中其他成分的關(guān)系明確表示出來(lái)。因此也許這樣可以說(shuō),無(wú)論是章振邦等(1997),還是黃國文和肖俊洪(1996),他們對比較結構的研究還有很多改進(jìn)的余地。

4 早期的系統功能學(xué)者對比較結構的看法

早期的系統語(yǔ)法學(xué)者(如Sinclair 1972)便對比較結構中比較成分和從句之間的關(guān)系作了有益的探討。例如,Sinclair (1972:
207) 指出,在下面例(4)中,as cheap as yours 是個(gè)以形容詞充當中心語(yǔ)的詞組(adjective-head group):

(4) They're as cheap as yours.

Sinclair認為,as是前置修飾語(yǔ)(modifier), cheap是中心語(yǔ)(head),as yours是后置修飾語(yǔ)(qualifier)。
Young(1980:290-291)對比較成分與從句的結構關(guān)系的描寫(xiě)基本與Sinclair一樣,但他所舉的例子與Sinclair有所不同。在涉及形容詞和副詞詞組時(shí),他舉的是含有than-從句的比較結構,而且比較成分都是由一個(gè)單詞體現(即通過(guò)在形容詞或副詞后面加上后綴
-er,而不是采用 "more + adjective"結構)。下面的兩個(gè)例子是Young (1980: 290)舉的:

(5) (This cup is) bigger ∣ than that one is.
h q

(6) (Bill runs) faster ∣ than Jack does.
h q

按照Sinclair (1972) 的觀(guān)點(diǎn),上面例子中的bigger和faster實(shí)際上是"head + modifier" (即big +
ger, fast + er) 結構;試比較:

(7) (This story is) more interesting than that one is.
m h q

我們認為,Young (1980: 290) 對例(5)和(6)的形容詞和副詞詞組的結構描寫(xiě)不夠準確,因為句中的bigger 和faster是形容詞和副詞的比較級,它們是由形容詞和副詞和其比較項構成的復合物。
Sinclair (1972) 和Young (1980) 都注意到,比較從句除了出現在形容詞詞組和副詞詞組中外,還出現在名詞詞組之中。例如,下面例(8)是Young
(1980: 291)舉的:

(8) (I've read) longer books than that one is.
m h q

在我們看來(lái),例(8)中的longer不能簡(jiǎn)單看作是books的前置修飾語(yǔ),因為嚴格地講,后綴-er的出現與than-結構的出現有關(guān),沒(méi)有 than-從句就不能用形容詞的比較級(即longer),反之亦然。此外,把than-從句和as-從句簡(jiǎn)單看作是名詞中心語(yǔ)的后置修飾語(yǔ)是不合適的。
Sinclair雖然也注意到名詞詞組中的比較從句,并舉了例作說(shuō)明,但他也沒(méi)有對含有比較從句的名詞詞組進(jìn)行詳細的描述。因此,無(wú)論是Sinclair(1972)還是Young(1980),他們對含有比較結構的詞組中各個(gè)成分的結構描寫(xiě)還存在著(zhù)改進(jìn)的余地。


5 比較結構的功能分析

加的夫語(yǔ)法 (the Cardiff Grammar) 是系統功能語(yǔ)法的一種"方言"(dialect), 是以Robin Fawcett為首的語(yǔ)言學(xué)者建構的一個(gè)系統功能語(yǔ)法模式(見(jiàn)黃國文
1995,1999)。關(guān)于這個(gè)語(yǔ)法模式的一些理論和方法,可參見(jiàn)Fawcett (1974-76/1981, 1980, 1995, in press),
Fawcett and Huang (1995), Fawcett, Tucker and Lin (1993),Tucker (1998),黃國文(1999),Huang
and Fawcett (1996),馮捷蘊(Feng 2000)。
我們所見(jiàn)到的用加的夫語(yǔ)法模式的理論來(lái)分析英語(yǔ)比較結構的公開(kāi)出版論文是Tucker(1992)。但最全面的分析是在Fawcett (1995)。下面我們根據Fawcett
(1995) 的分析對英語(yǔ)的比較結構作些討論,同時(shí)對Fawcett 的一些做法作些評論。

5.1 "質(zhì)詞組"中的比較結構
在加的夫語(yǔ)法中,沒(méi)有一般語(yǔ)法書(shū)所說(shuō)的形容詞詞組和副詞詞組,這兩類(lèi)詞組被看作是"質(zhì)詞組"(quality group,如very young,
very frequently),與之并列的還有"量詞組"(quantity group, 如very much, much more, a
large number, five kilos)、名詞詞組(nominal group)和介詞詞組(prepositional group)。⑵
在質(zhì)詞組中,必選的(obligatory)成分稱(chēng)為"主體"(apex), 它表示的是某一物體(Thing)的質(zhì)(如She is nice和She
is a nice girl中的nice)或某一情形 (situation) 的質(zhì)(如She speaks nicely中的nicely)。在含有比較從句的質(zhì)詞組中,除了有充?quot;主體"的成分外,還有一個(gè)表示主體所帶的質(zhì)的數量多少的成分,這個(gè)成分同時(shí)也表示某種"關(guān)系"(reference);前面例(3)中的more就屬于這種成分。在加的夫語(yǔ)法中,這個(gè)成分被稱(chēng)為"調節語(yǔ)"(temperer),這個(gè)調節語(yǔ)預示著(zhù)主體后面要出現某一表示"完成"(finishing)意義的成分,這一成分稱(chēng)為"完成語(yǔ)"(finisher)。下面我們用加的夫語(yǔ)法來(lái)解釋例(9):

(9)Henry is more careful than George is.

在這個(gè)例子中,充當補足語(yǔ)的more careful than George is是一個(gè)質(zhì)詞組,careful 是主體,more是調節語(yǔ),than
George is 是完成語(yǔ)。careful表示某一物體 (即Henry) 的"質(zhì)",即特性,more 表示careful這一特性的數量,即"多",它同時(shí)也預示著(zhù)主體后面會(huì )出現一個(gè)表示"比哪一個(gè)多"的成分,這個(gè)成分就是完成語(yǔ)than
George is。無(wú)論從結構還是意義的角度看,有了調節語(yǔ)就會(huì )有完成語(yǔ)。當然,在實(shí)際語(yǔ)言體現方面,完成語(yǔ)有時(shí)因有特定的語(yǔ)境也可以不出現(體現)。例如:

(10) A: I think George is careful.
B: I agree, and Henry is more careful.

在這里,B的話(huà)段and Henry is more careful所表示的意義是and Henry is more careful than
George is,但由于比較范圍明確,所以在語(yǔ)言體現時(shí)完成語(yǔ) (than George is) 便沒(méi)有出現。
值得指出的是,調節語(yǔ)既可以表示主體所帶的質(zhì)的"多"(如上面例(9)中的more),也可表示主體所含的質(zhì)的"少",例如:

(11)George is less careful than Henry is.

在這個(gè)例子中,調節語(yǔ)less表示的是主體所帶的質(zhì)的"少"。無(wú)論是"多"還是"少",這種意義的表達都要根據完成語(yǔ)的意義才能確定比較范圍。
在上面例(3)、(7)、(9)、(10)、和(11)中,調節語(yǔ)都是由一個(gè)單詞充當,(如more, less);在例(2)和(4)中,調節語(yǔ)也是由一個(gè)單詞充當(即as)。在例(1)、(5)和(6)中,調節語(yǔ)在語(yǔ)言體現方面成了充當主體的形容詞或副詞的后綴。
因此象例(1)中的quicker,例(5)中的bigger和例(6)中的faster體現的都是主體和調節語(yǔ)的合成體。在下面例(12)中,調節語(yǔ)由一個(gè)含有兩個(gè)單詞的量詞組(即
much more)充當:

(12) Helen is much more beautiful than Mary.

根據加的夫語(yǔ)法的分析,much more 在例(12)中是一個(gè)量詞組,其中more是"量額"(amount),much是"調整項"(adjustor);這個(gè)量詞組在質(zhì)詞組中充當調節語(yǔ)。
從功能句法角度看,前面例(1)、(3)、(4)、(5)、(7)、(9)、(11)、和(12)都屬于"主語(yǔ) + 操作詞/主要動(dòng)詞 + 補足語(yǔ)"結構,其中操作詞(Operator)和主要動(dòng)詞
(Main Verb) 由一個(gè)動(dòng)詞(即is, are)體現,因此屬于"重合"(conflation)現象;補足語(yǔ)都是由含有調節語(yǔ)和完成語(yǔ)的質(zhì)詞組充當,其中有些質(zhì)詞組的主體和調節語(yǔ)只由一個(gè)單詞體現(如例(1)中的quicker),有一個(gè)質(zhì)詞組的調節語(yǔ)則由一個(gè)量詞組體現(即例(12)中的much
more)。在例(2)和(6)中,質(zhì)詞組(即as fast as a skilled worker, faster than Jack does)在小句中充當狀語(yǔ),表示"方式"(Manner)意義。

5.2 "名詞詞組"中的比較結構
在前面例(8)中,比較結構出現在名詞詞組中。從Young(1980:291)對例(8)的分析看,他和Sinclair (1972)一樣認為than-從句和as-從句是名詞中心語(yǔ)的后置修飾語(yǔ):


(8a) … longer books than that one is.
m h q

雖然名詞詞組可以由"m (modifier) + h (head) + q (qualifier)" 構成(如下面例(13)中的 young
girls who are blonde),但這種組合與例(8a)在本質(zhì)上是有區別的。

(13) (He likes) young girls who are blonde.
m h q

如果我們比較例(8a)和(13),便可看出,例(13)中的who are blonde是補充說(shuō)明young girls, 它的出現與否并不影響小句的語(yǔ)法結構和意義;我們既可以說(shuō)例(13),也可以說(shuō)He
likes young girls。與此相反,例(8a)中的than that one is的出現與否與longer有關(guān)。有了形容詞的比較級
(er或more) 就必須有than-結構,盡管有時(shí)在語(yǔ)言體現方面這個(gè)結構并不一定要出現。無(wú)論than-結構是否出現,用了形容詞(或副詞)的比較級形式就表達了語(yǔ)義上的比較;這點(diǎn)是例(13)這種結構中所沒(méi)有的。從這一點(diǎn)看,把例
(8a) 和(13)看作是同類(lèi)結構是不合適的,因為功能句法分析的一條原則是:"形式是意義的體現"(黃國文1998a, 1999);形式相同,所體現的意義就相同;而當意義不同時(shí),所采用的體現意義的形式也就不同。
按照加的夫語(yǔ)法,例 (8a) 中的longer … than that one is是個(gè)質(zhì)詞組,它充當books的前置修飾語(yǔ)。在這個(gè)質(zhì)詞組中,
long是主體,-er是調節語(yǔ),than that one is是完成語(yǔ)。下面再分析一個(gè)例子:

(14)It was a more beautiful view than I had ever seen before. (Sinclair
1972: 160)

這是一個(gè)"主語(yǔ) + 操作詞/主要動(dòng)詞 + 補足語(yǔ)"的例子,補足語(yǔ)由一個(gè)帶有比較結構的名詞詞組充當。這個(gè)名詞詞組由幾個(gè)成分組成:view是中心語(yǔ),more
beautiful … than I had ever seen before是修飾語(yǔ),a 是指示語(yǔ)(deictic)。充當修飾語(yǔ)的質(zhì)詞組由三個(gè)部分組成:主體
(beautiful),調節語(yǔ) (more),完成語(yǔ)(than I had ever seen before)。
在例(14)中,在名詞詞組中充當修飾語(yǔ)的more beautiful … than I had ever seen before 屬于一個(gè)"非連續"(discontinuous)
結構;如果我們把例(14)改為 (14a),則修飾語(yǔ)中沒(méi)有出現非連續現象:

(14a) It was a view more beautiful than I had ever seen before.

同理,我們也可把例(8)改為 (8b),這樣充當修飾成分的結構也就不出現非連續現象:

(8b) (I've read) books longer than that one is.

從例(8b)可以看出,充當名詞中心語(yǔ)的修飾成分只有一個(gè),即longer than that one is。從這一點(diǎn)看,Young (1980:291)把它當作是兩個(gè)修飾成分(即modifier
(前置修飾語(yǔ))和qualifier (后置修飾語(yǔ)))是不合適的。從結構的角度看,例(8)與例(8b)和例(14)與例(14a)是不完全一樣的。
現在我們再來(lái)看例(8)和(14)中的修飾成分,看應該把它們當作前置修飾語(yǔ)還是后置修飾語(yǔ)。我們認為,如果我們承認這兩個(gè)例子中都出現了非連續現象,則應把這個(gè)修飾語(yǔ)當作是前置修飾語(yǔ);如果把例子分別改成(8b)和(14a),則這個(gè)修飾語(yǔ)是后置修飾語(yǔ)。值得注意的是,如果longer
than that one is是后置修飾語(yǔ),則可認為(8b)和下面(8c)相近:

(8c) (I've read) books which are longer than that one is.

根據傳統語(yǔ)法,例(8)中的than that one is 是整個(gè)句子的狀語(yǔ)從句,而在(8c)中它則是句子的定語(yǔ)從句中的狀語(yǔ)從句。但從系統功能語(yǔ)法角度看,無(wú)論在例(8)還是在例(8c),than
that one is都是詞組成分。

5.3 "量詞組"中的比較結構
上面§5.1和§5.2中所討論的質(zhì)詞組和名詞詞組中的比較結構,實(shí)際上都是質(zhì)詞組中的比較結構,所不同的是,在§5.1中,質(zhì)詞組單獨在小句中充當補足語(yǔ),而在§5.2中,質(zhì)詞組在名詞詞組中充當前置修飾語(yǔ)。

本節準備討論的是,含有比較結構的量詞組。它的作用既可以是名詞詞組中的前置修飾語(yǔ)(如下面例(15)中的more … than she wanted),也可以是狀語(yǔ)(如下面例(16)中的more
than he loved her,還可以是補足語(yǔ)(如例(17)中的more than he wanted to)⑶,等。

(15) She had eaten more ice-cream than she wanted.
(16) Gladys loved Keith more than he loved her.
(17) John didn't say more than he wanted to.

根據加的夫語(yǔ)法,例(15)、(16)和(17)中的more than … 都是量詞組,其中more是"量額",than-從句是完成語(yǔ),more
體現的是調節語(yǔ)和數量。試把例(15)與下面(15a)作比較:

(15a) She ate much ice-cream.

在(15a)中,much 說(shuō)的是數量;more 是much的比較級,它也可以是many 的比較級(如:She has many books.
→ She has more books than John.)。在例(15)中,more不但體現了數量much,而且也體現了用于比較結構的調節語(yǔ)。也就是說(shuō),much
加上調節語(yǔ)便成了more。如果只有表示數量的much,那就沒(méi)有比較;但當我們通過(guò)把much 改為more 而同時(shí)加入調節語(yǔ)成分時(shí),也就預示著(zhù)more后面會(huì )出現完成語(yǔ),這樣才有比較可言。當然,在語(yǔ)言體現方面,有時(shí)完成語(yǔ)不一定要出現;但從語(yǔ)義角度看,比較還是存在的。這點(diǎn)與前面例(9)和(10)的情況一樣,不贅述。
如果我們在例(15)中的more 前面加上 rather, 那該句中的量詞組就由三個(gè)成分構成:① 調整項rather, ② 量額more, ③
完成語(yǔ)than she wanted。

5.4 質(zhì)詞組中的"范圍語(yǔ)"
在加的夫語(yǔ)法中,下面例(18)中的at tennis 被分析為質(zhì)詞組中的"范圍語(yǔ)"(scope):

(18) He is good at tennis.

在這里,at tennis用來(lái)確定主體good所表示的意義的范圍(即"在某方面有本事")。在含有比較結構的質(zhì)詞組中,同樣可以有表示范圍意義的成分的范圍語(yǔ)。例如:
(19) Helen is better at tennis than I am.

在這個(gè)例子中,better體現了主體和調節語(yǔ)(即"形容詞good + 比較級"),than I am體現了完成語(yǔ),而at tennis則體現了范圍語(yǔ)。有時(shí),一個(gè)質(zhì)詞組中還可以有不止一個(gè)范圍語(yǔ),例如:

(20)Mary is more angry with me about the new plans than Amy is.

在這里,with me 和about the new plans 都是范圍語(yǔ),他們分別用來(lái)確定"對誰(shuí)生氣"和"關(guān)于哪方面的事"。
在含有比較結構的名詞詞組中,用來(lái)充當修飾語(yǔ)的質(zhì)詞組同樣可以有用來(lái)確定主體所表示的意義的范圍語(yǔ),例如: (21)She is a more important
person around here than he is.

在這里,around here是質(zhì)詞組中的范圍語(yǔ)。充當補足語(yǔ)的名詞詞組共由三個(gè)成分構成:指示語(yǔ)(a),中心語(yǔ)(person),修飾語(yǔ)(more
important … around here than he is);這個(gè)修飾語(yǔ)共由四個(gè)部分組成:調節語(yǔ)(more),主體(important),范圍語(yǔ)(around
here),完成語(yǔ)(than he is)。

5.5完成語(yǔ)的結構分析
在大多數情況下,充當完成語(yǔ)的成分在結構方面或多或少都出現省略現象,這點(diǎn)一般的語(yǔ)法書(shū)(如Quirk et al 1985: 1130-1131,
章振邦等1997: 1448-1453)都會(huì )談到,不贅述。
本節想討論的是,怎樣判定比較結構是從句還是短語(yǔ)?一個(gè)最常用的辦法是通過(guò)填補被省略的成分來(lái)判斷。試比較:

(22a) John is taller than I.
(22b) John is taller than me.

我們可以在例(22a)的I后面補上am, 但卻不能在例(22b)me 的后面加上am或is。有些語(yǔ)法書(shū)(如Close 1975: 63, 章振邦等1997:1449)認為用than
I是正式語(yǔ)體,用than me是非正式語(yǔ)體;從語(yǔ)法結構看,例(22a)中的than I(人稱(chēng)代詞以主格形式出現)是從句,而例(22b)中的than
me(人稱(chēng)代詞以賓格形式出現)是介詞短語(yǔ)。但是,如果把I 和me換成名詞詞組George或my brother, 那就無(wú)法確定了。但根據我們的觀(guān)察,大多數語(yǔ)法書(shū)都會(huì )把than
George / my brother當作是從句。例如,我們前面所舉的例 (2) 是張道真 (1980: 493) 舉的一個(gè)例子,他認為as
a skilled worker 是個(gè)從句。
Tucker (1992) 認為,下面例(23)中的than would fit under the stairs 是一個(gè)從句:

(23) It was bigger than would fit under the stairs.

他認為從句中省略了幾個(gè)成分。下面我們把Tucker認為省略了的成分補上,并把它們放在中括號中:

(23a) It was bigger than [anything] [that] would fit under the stairs [was]
[big].

從例(23a)可以看出,被認為省略了的成分是:從句主語(yǔ)的中心語(yǔ) (anything),它的后置修飾語(yǔ)(即關(guān)系從句)中的主語(yǔ)(that),than-從句的動(dòng)詞(was)和補足語(yǔ)(big)。這一分析實(shí)際上表明了這么一種理解:比較從句中的省略成分可以填補;谶@種理解,很多人都會(huì )認為John
is taller than Mary 的完整式是John is taller than Mary is tall。但在實(shí)際交際中,人們是不會(huì )使用這種"完整式"的。當然,如果所比較的是不一樣的性質(zhì)(物品),則不存在著(zhù)省略式和完整式問(wèn)題。例如:

(24)He is more intelligent than he is rich.

在這里,所比較的可能是同一個(gè)人的兩種不同的性質(zhì) (intelligent和rich)。如果把rich 省去,則兩個(gè)he不可能是同指一個(gè)人,所比較的也只是一個(gè)性質(zhì)(intelligent)。
Tucker 在分析例(23)時(shí)也指出,than would fit under the stairs 也可看作是介詞短語(yǔ),它的完整式應該是:than
anything that would fit under the stairs。 我們認為,這個(gè)分析比例(23a)更容易接受。
如果than引導的是從句,它本身就是從屬連詞 (Binder),如果引導的是短語(yǔ),那它就是介詞;當than-結構是從句時(shí),大多數情況下都會(huì )出現省略,當然也有不省略的情況,上面例(24)便是一例。當than-結構是短語(yǔ)時(shí),則通常沒(méi)有省略(例外的情況是把前面例(23)中的than-結構看作是介詞短語(yǔ))。
由as 引導的比較結構的情況與由than引導的一樣,既可以是從句,也可以是介詞短語(yǔ);省略的情況也基本一樣,不贅述。

5.6 小句與小句復合體問(wèn)題
很多語(yǔ)法書(shū)(如張道真1980,黃國文、肖俊洪 1996,章振邦等 1997)根據句子的結構分出簡(jiǎn)單句、并列句和復合句,系統功能語(yǔ)法(如Halliday
1985, 1994, Bloor and Bloor 1995, Lock 1996, Thompson 1996)區分出小句和小句復合體(clause
complex)。小句復合體由兩個(gè)或更多的小句構成,這兩個(gè)(或更多)的小句之間既可能是并列(paratactic)關(guān)系,又可能是從屬(hypotactic)關(guān)系。系統功能語(yǔ)法中的并列關(guān)系和從屬關(guān)系與傳統語(yǔ)法中的并列(compound)句和復合(complex)句中小句之間的關(guān)系有相似之處,但不盡相同。限于篇幅,本文不作進(jìn)一步的討論。
很多傳統的英語(yǔ)語(yǔ)法書(shū)都會(huì )把含有比較從句的句子(如前面例(1)、(2)等)看作是"復合句",因為一般的看法是含有從句的句子便是復合句。系統功能語(yǔ)法在對小句結構的劃分等方面有很多做法與傳統語(yǔ)法的做法不一樣。例如,大多數傳統語(yǔ)法書(shū)都會(huì )把含有限制性定語(yǔ)從句(關(guān)系從句)的句子看作是復合句,但在系統功能語(yǔ)法中,這種句子不是小句復合體,而是簡(jiǎn)單小句。這一觀(guān)點(diǎn)也被Quirk等(1985:719-720)所接受。
如果我們從小句之間的邏輯依賴(lài)情況(interdependency)(即從"并列"和"主從"角度)和小句之間的邏輯-語(yǔ)義關(guān)系(logico-semantic
relation)角度(即擴展(expansion)和投射(projection),見(jiàn)Halliday 1994, Thompson 1996)
來(lái)考察含有比較結構的例子,便可發(fā)現,這類(lèi)例子更像簡(jiǎn)單小句,而不像小句復合體。主要原因是大多數比較結構無(wú)論從結構方面看還是語(yǔ)義方面都在局部上起作用。因此,它們所涉及到的問(wèn)題很難從邏輯依賴(lài)情況或邏輯-語(yǔ)義關(guān)系方面加以解釋。正因為這一點(diǎn),我們認為,把含有比較結構的例子看作是簡(jiǎn)單小句可能更合適。如果我們從傳統語(yǔ)法的角度解釋這一看法,那就是說(shuō),我們認為含有比較結構的句子最好不要看作是復合句,因為在大多數情況下,比較結構所涉及的只是詞組(短語(yǔ))成分的結構(見(jiàn)黃國文、肖俊洪
1996:167-182)。

5.7 對一個(gè)比較結構的功能句法圖解
下面我們對前面討論過(guò)的例(20)(Mary is more angry with me about the new plans than Amy
is.)進(jìn)行功能句法圖解;在這個(gè)例中,含有比較結構的質(zhì)詞組在句中充當補足語(yǔ)。

(20a)


從上面(20a)可以看出,例(20)是個(gè)小句(Cl, Clause),它由三個(gè)部分構成(componence),即:①主語(yǔ) (S, Subject),
② 操作詞(O, Operator)兼做(conflation, 用 / 表示)主要動(dòng)詞(M, Main Verb),③補足語(yǔ)(C, Complement);主語(yǔ)由名詞詞組(ngp,
nominal group)填充(filling, 用 - 表示),這個(gè)名詞詞組只由"領(lǐng)頭"(h, head) 構成,領(lǐng)頭由單詞Mary 體現
(exponence, 用 △ 表示);操作詞兼主要動(dòng)詞由is 體現;補足語(yǔ)(C)由質(zhì)詞組(glgp, quality group)填充,這個(gè)質(zhì)詞組由五個(gè)部分構成:即:①
調節語(yǔ)(t, temperer),② 主體(a, apex), ③ 范圍語(yǔ)(s, scope), ④ 范圍語(yǔ) (s),⑤完成語(yǔ) (f, finisher);這五個(gè)部分的體現情況如下(↘表示"體現":X
is realized by):

① 調節語(yǔ)↘單詞more
② 主體↘單詞angry
③ 范圍語(yǔ)↘介詞短語(yǔ)with me
④ 范圍語(yǔ)↘介詞短語(yǔ)about the new plans
⑤ 完成語(yǔ)↘比較從句 than Amy is

從功能句法圖解方面看,兩個(gè)范圍語(yǔ)和完成語(yǔ)因為不是由一個(gè)詞項體現,所以還可以做進(jìn)一步的圖解:

(20b)


(20b)的圖解表明:質(zhì)詞組(qlgp)中的兩個(gè)范圍語(yǔ)(s, s)都是由介詞詞組(pgp, prepositional group)充當,第一個(gè)介詞詞組由介詞p
(preposition)和補充成分(cv, completive)構成,介詞由with體現,補充成分由名詞詞組(ngp)填充,這個(gè)名詞詞組由領(lǐng)頭
(h)構成,由me體現;第二個(gè)介詞詞組同樣由介詞和補充成分構成,介詞由about 體現,補充成分由名詞詞組填充,這個(gè)名詞詞組由"限定語(yǔ)"(d,
determiner)、"前置修飾語(yǔ)"(m, modifier) 和領(lǐng)頭(h)構成,限定語(yǔ)由 the 體現,前置修飾語(yǔ)由new體現,領(lǐng)頭由plans體現;完成語(yǔ)(f)由從句
(C1)填充,從句由三個(gè)成分構成:① 從屬連詞(B, Binder),②主語(yǔ),③ 操作詞兼主要動(dòng)詞;從屬連詞由than 體現,主語(yǔ)由Amy體現,操作詞兼主要動(dòng)詞由is
體現。
必須指出的是,上面的分析還不是窮盡的,因為我們還可對一些成分作進(jìn)一步的分析。例如,在第二個(gè)介詞詞組中,充當補充成分的名詞詞組中的前置修飾語(yǔ) (m)
事實(shí)上可以進(jìn)一步分析:

(20c)

上面這個(gè)圖解表明,前置修飾語(yǔ)由質(zhì)詞組(qlgp)填充,質(zhì)詞組由主體(a)構成,主體由new體現。另外,完成語(yǔ)中的主語(yǔ)實(shí)際上是由名詞詞組填充,而名詞詞組由領(lǐng)頭構成,領(lǐng)頭由Amy體現。


6 結語(yǔ)

本文是關(guān)于英語(yǔ)比較結構的句法分析,討論的重點(diǎn)是對該結構的功能句法探討。我們在導言中談到本文準備討論的幾個(gè)問(wèn)題。下面簡(jiǎn)單做一小結。
本文的討論表明,把George is quicker than I am 和He worked as fast as a skilled worker中的than
I am 和as a skilled worker看作狀語(yǔ)從句并不合適;他們的句法功能和語(yǔ)義都表明它們的出現與前面的more (或-er) 或
as 的出現關(guān)系密切;沒(méi)有more(或-er)或as,它們就不會(huì )出現,反之亦然。功能語(yǔ)法把more(或-er)和as當作是調節語(yǔ),并指出它們的出現就預示著(zhù)后面要出現一個(gè)表示"完成"的成分,這就把more
(或-er) 或as與其后的than-結構或as-結構的結構關(guān)系和語(yǔ)義關(guān)系點(diǎn)明了。
本文的討論還表明,無(wú)論than-結構或as-結構是否以"從句"的形式出現,它們所在的小句通常都不是小句復合體,因為這種比較結構無(wú)論在語(yǔ)法結構方面還是語(yǔ)義關(guān)系方面在大多數情況下都只涉及到詞組成分的結構,它們大多數都不直接充當小句成分。當然,也可以根據比較結構所出現的句子(小句)的實(shí)際情況決定該結構是小句還是小句復合體。
最后我們想強調的是:功能句法分析是語(yǔ)篇分析的一個(gè)重要組成部分,沒(méi)有語(yǔ)法分析的語(yǔ)篇分析根本談不上是分析,這點(diǎn)Halliday (1985: xvi-xvii,
1994: xvi-xvii)說(shuō)得很清楚(參見(jiàn)黃國文 1999,2000)。 因此,在某種意義上說(shuō),本文的分析不但對句法研究有啟發(fā),而且對語(yǔ)篇分析研究也有幫助。

注釋?zhuān)?


很多傳統語(yǔ)法書(shū)不區分詞組 (group) 和短語(yǔ) (phrase),因此既可以說(shuō)"名詞詞組"(nominal group),也可以說(shuō)"名詞短語(yǔ)"(noun
phrase),二者沒(méi)什么區別。但在Halliday (1985, 1994)的系統功能語(yǔ)法中,"詞組"和"短語(yǔ)"是兩個(gè)不同的概念。
⑵ 很多系統功能學(xué)者(見(jiàn)Thompson 1996)都認為英語(yǔ)中有四類(lèi)詞組和一類(lèi)短語(yǔ),即名詞詞組、動(dòng)詞詞組、副詞詞組、形容詞詞組和介詞短語(yǔ)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韓禮德
(1994)并不是這樣劃分,他(1994:211-212)甚至把 even if, just as, if only 這類(lèi)組合稱(chēng)為"連詞詞組"
(conjunction group), 把 right behind, not without 等組合稱(chēng)為"介詞性詞組" (preposition
group)。此外, 對大多數系統功能學(xué)者(如Halliday 1985, 1994; Thompson 1996)來(lái)說(shuō),"介詞性詞組"與"介詞短語(yǔ)"(prepositional
phrase)是兩個(gè)完全不同的概念。但是,Fawcett (1995, in press) 把Halliday (1985, 1994) 等所說(shuō)的
"介詞短語(yǔ)"說(shuō)成是prepositional group ("介詞詞組"),他不區分phrase (短語(yǔ)) 和group (詞組);Downing
and Locke (1992)也用prepositional group ("介詞詞組")來(lái)指Halliday (1985, 1994)等所說(shuō)的prepositional
phrase。

⑶ 根據傳統語(yǔ)法,例(17)中的more than he wanted to是"賓語(yǔ)"(Object);但在系統功能語(yǔ)言學(xué)中,它被稱(chēng)為"補足語(yǔ)"(Complement)。


參考文獻

陳建平 主編 (1998)《舌耕春秋》廣州:廣東外語(yǔ)外貿大學(xué)。
黃國文(1995)"功能主義者的大集會(huì )",《國外語(yǔ)言學(xué)》1995年第4期。
黃國文(1998a)"形式是意義的體現",《外語(yǔ)與外語(yǔ)教學(xué)》1998年第9期。
黃國文(1998b)"英語(yǔ)使役結構的功能分析",《外國語(yǔ)》1998年第1期。
黃國文(1998c)"'Wh-繼續分句'的功能句法分析",《現代外語(yǔ)》1998年第1期。
黃國文(1998d)"遞歸、級轉移與功能句法分析",《外語(yǔ)教學(xué)與研究》1998年第4期。
黃國文(1999)《英語(yǔ)語(yǔ)言問(wèn)題研究》廣州:中山大學(xué)出版社。
黃國文(2000)"英語(yǔ)動(dòng)詞詞組復合體的功能語(yǔ)法分析",《現代外語(yǔ)》2000年第3期。
黃國文、肖俊洪(1996)《英語(yǔ)復合句 -- 從句子到語(yǔ)篇》廈門(mén):廈門(mén)大學(xué)出版社。
黃國文、張文浩 編(1997)《語(yǔ)文研究群言集》廣州:中山大學(xué)出版社。
張道真(1980)《實(shí)用英語(yǔ)語(yǔ)法》(第二次修訂本)北京:商務(wù)印書(shū)館。
章振邦 主編(1997)《新編英語(yǔ)語(yǔ)法》(第三版)上海:上海外語(yǔ)教育出版社。
Berry, M., C. Butter, R. Fawcett, and G. W. Huang (1996) (eds) Meaning
and Form: Systemic Functional Interpretations. Volume in the series Meaning
and Choice in Language: Studies for Michael Halliday. Norwood, NJ: Ablex.
Bloor, T. and M. Bloor. (1995) The Functional Analysis of English. London:
Arnold.
Close, R.A. (1975) A Reference Grammar for Students of English. London:
Longman.
Downing, A. and P. Locke (1992) A University Course in English Grammar.
London: Prentice Hall.
Fawcett, R.P. (1974-76/1981) Some Proposals for Systemic Syntax. Cardiff:
Department of Behavioural and Communication Studies, Polytechnic of Wales.
Fawcett, R.P. (1980)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d Social Interaction. Heidelberg:
Julius Groos.
Fawcett, R.P. (1995) Handbook for the Analysis of Sentences in English
Text. Cardiff: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 Unit, University of Wales, Cardiff.
(mimeo)
Fawcett, R.P. (in press) Syntax: a Handbook for the Functional Analysis
of English. London: Continuum.
Fawcett, R.P. and G.W. Huang (1995) "A functional analysis of the enhanced
theme construction in English." Interface: Journal of Applied Linguistics
10/1: 113-144.
Fawcett, R.P. G. Tucker, and Y. Lin (1993) "How a systemic functional grammar
works: the role of realization in realization." In Horacek, H. and M. Zock
(eds.) New Concepts in Natural Language Generation. London: Pinter, pp.
114-186.
Feng, J.Y. (馮捷蘊)(2000)"A preliminary study of functional syntax in the
Cardiff Grammar." Unpublished MA dissertation, Zhongshan University.
Fries, P. and M. Gregory (1995) (eds) Discourse in Society: Systemic Functional
Perspectives. Volume in the series Meaning and Choice in Language: Studies
for Michael Halliday. Norwood, NJ: Ablex.
Halliday, M.A.K. (1985)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. London:
Arnold.
Halliday, M.A.K. (1994)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(2nd ed.).
London: Arnold.
Hasan, R. and J. R. Martin (1989) (eds) Language Development: Learning
Language, Learning Culture. Volume in the series Meaning and Choice in
Language: Studies for Michael Halliday. Norwood, NJ: Ablex.
Huang, G.W. and R.P. Fawcett (1996) "A functional approach to two 'focusing'
constructions in English and Chinese." Language Sciences 18/1-2: 179-194.
Lock, G. (1996) Functional English Grammar: An Introduction to Second Language
Teachers. Cambridge: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.
Quirk, R., S. Greenbaum, G. Leech, and J. Svartvik (1985) A Comprehensive
Grammar of the English Language. London: Longman.
Sinclair, J.MCH. (1972) A Course in Spoken English: Grammar. London: Oxford
University Press.
Steele, R. and T. Threadgold (1987) (eds) Language Topics: An International
Collection of Papers by Colleagues, Students and Admirers of Professor
Michael Halliday to Honour on His Retirement. Vol. 1 and Vol. 2. Amsterdam:
Benjamins.
Thompson, G. (1996) Introducing Functional Grammar. London: Arnold.
Tucker, G. (1992) "An initial approach to comparatives in a systemic functional
grammar." In Davies, M and L. Ravelli (eds.) Advances in Systemic Linguistics.
London: Pinter, pp. 150-165.
Tucker, G. (1998) The Lexicogrammar of Adjectives: A Systemic Functional
Approach to Lexis. London: Pinter.
Young, D. J. (1980) The Structure of English Clauses. New York: St. Martin's
Press.

關(guān)閉窗口 - 打印本頁(yè)    
 

 

 

 
廣州翻譯公司 深圳翻譯公司

 

 

聯(lián)系方式(請點(diǎn)擊各地公司就近垂詢(xún))

中國 北京 上海 廣州 深圳 杭州 南京 長(cháng)沙 武漢 重慶 成都

 

 

上海翻譯公司電話(huà): +86 133911061881 北京翻譯公司電話(huà): +86 13683016996    成都翻譯公司電話(huà):+86 1356451688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重慶翻譯公司電話(huà):+86 13760168871       廣州翻譯公司電話(huà): +86 13391106188    深圳翻譯公司電話(huà):+86 13760168871